分类:睡前故事 / 小故事 / 成语故事 / 儿童故事 / 故事会 /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儿童睡前故事

有关一瞬间的故事,儿童故事7则


2022-11-20 11:16:56 儿童睡前故事



有关一瞬间的故事,儿童故事_儿童睡前故事

7则有关一瞬间的故事,儿童故事

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7则关于一瞬间儿童睡前故事,供各位参考,同时还提供了古诗文、作文、组词、词语、故事、好词好句。点击查看更多儿童睡前故事

一瞬间的儿童睡前故事:(1):

 北极的风光无限,然而北极的险恶也是无处不在的。本文作者系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地球物理学家,他1982年去南极,1991年又独闯北极,从此与两极结下不解之缘。1995年,由他任总领队的中国首次远征北极点科学考察队一行25,历经艰险,于当年5月6日胜利到达北极点。本文即记述了其间的历险片断。

  北冰洋上的裂缝千姿百态,蜿蜒曲折。有的直接张着大口,海水裸露,翻滚流淌;有的刚刚结了一层薄冰,陷阱密布,危机四伏;有的刚刚破裂,嘎嘎作响,冰碎水涌;还有的早已固结,宽阔平坦,延伸数里,像是一条笔直的大道,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。然而,所有这些都在变化之中,固结的可能破裂,裂开的又会重新冻住。因此,无论何时何地,都要加倍小心。随时准备应付不测,千万不能麻痹大意。

   4月25日,一条冰缝挡住了去路,幸好不算太宽,大约只有数米,让狗拉着雪橇,奋力冲了过去,然后再踩着滑雪板,小心翼翼走过去。但是,由于雪橇一过,冰已经压破,所以我绕到旁边,心想也许更保险一些,谁知刚走到中间,右脚却陷了进去,水哗地浇了上来,溅了一裤子。幸好左腿踩的冰块还算结实,没有垮下去,否则双脚悬空,必然落入水中。脚上的靴子有八九斤重,水一灌进去,更像是坠了两块石头,很快就会沉下去,而且,水温在零下20℃左右,气温在零下30℃左右,即使能够爬上来,也会马上冻成冰棍,很快休克过去。说时迟,那时快,我一看大事不妙,拔腿就往外跳,三窜两蹦就逃到对岸去了。虽然靴子里进了水,但很快就结了冰,我把那些冰块弄出来,又上路了。后来想起来,真还有点后怕呢!但是,实际上,这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而已。

  4月26日,我们遇上了真正的考验。

  上冰以后,一连三天,万里无云,风和日丽。鲍尔说,在北冰洋上能连续地碰上这样的好天气是罕见的,并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毛主席。他多次提醒说,这都是毛主席保佑的结果。但到26日上午,天却阴起来,接着雪花飞舞,天昏地暗,能见度极低,几米之外就看不到任何东西。这时,我心头一沉,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觉得可能要出问题。果然,走不多远,便遇到了一条冰缝,犬牙交错,宽窄不一,海水乌黑,深不见底,显然是刚刚裂开的。我们沿着它走了很久,想找一个地方跨过去,但都没有成功。看了这种情况,鲍尔有点着急,他把我拉到旁边商量说:这种情况只有两种选择,一是住下来等,等着冰缝重新冻起来,但这往往需要好几天,弄不好还会愈裂愈宽,我们携带的食品和燃料都很有限,时间一长,就有走不到北极点的危险;二是利用浮冰搭桥,强行渡过,不过这同样要冒很大风险,万一有落水,或者物资沉入海中,后果不堪设想。说完后他两眼紧紧地盯着我,希望我能表示一点意见。

  我知道这是生死成败的关键,却心中无底,因为实在没有经验,于是沉思片刻,便又反问一句:你觉得利用浮冰做桥,能有多大把握?

  鲍尔摇摇头说:把握很难说,但我想应该试一试。

   说实话,自从上冰后,鲍尔和他的副手瑞克便成了我们的支柱,因为他们不仅是我们的朋友,更加重要的是,他们都有在北极冰上生存的经验。鲍尔更是如此,这是他第三次带队向北极点进军。想到这里,我便点了点头说:那就干吧!但心里仍然在嘀咕:亲爱的鲍尔,这次就看你的了。

   鲍尔找到了一块浮冰,也不过几平方米,一下子跳了上去,利用滑雪杆作桨,撑船似的使那块浮冰移动起来,向另一块更小一点的浮冰靠近。这时,瑞克也跳了上去,他们将拴狗用的螺丝钉拧进冰里,把两块浮冰用绳子连接起来,以免它们漂走。慢慢地,两块浮冰便按照他们的摆布,搭成了一座浮桥,但却不够宽,两边都有一段距离。这时,刘少创、李栓科、赵进平也都跳了上去,浮冰立刻沉了下去,他们双脚都已浸到水里,刘少创眼快手疾,几步窜到了对岸,用绳子将浮桥拉住。毕福剑跳了过去,用电影摄像机拍下了这一惊心动魄的场面。

  我们也把狗卸了下来,它们一看这阵势,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,死也不肯往前走,只好连拉带拽,把它们扔上去,运到了对岸。

   关键的时刻到了,那么两块小小的浮冰,站上几个就往上下沉,能浮得起几百千克重的雪橇吗?如果雪撬落水,不仅食品、帐篷、枪支跟着落水,而且,更加可怕的是,唯一能与外界取得联系的无线电台也将沉入海底。那时候,吃没吃,住没住,外界又不知道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那就是只有死路一条了。这时,每个心里都七上八下的,但谁也不愿意说出自己的顾虑,因为已无退路,只有拼死一试。于是大家齐心合力,首先把浮桥固定好,然后便慢慢地将雪橇推了上去。这时,浮冰迅速地倾斜起来,雪橇眼看就要滑下去了。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,几个队员急中生智,赶快跳到浮冰的另一头,虽然脚都浸到了水里,但浮冰却渐渐地恢复了平衡,就在这短暂的一瞬,大家一拥而上,把雪橇一个个飞快地拖到对岸去了。刚要松一口气,队伍中唯一一名来自南美洲委内瑞拉的青年队员瑞卡多慌忙中一跳,一下子掉到水里去了,幸好他抓住了一块浮冰,才没有沉下去,李栓科和刘少创几步窜了上去,一把将他拽了上来。只见他脸色苍白,吓得半死。

  当最后一名队员张军也平安地渡过来时,大家高声欢呼起来,终于闯过了鬼门关,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
  然而,更严峻的挑战还在后头呢。

  4月29日早晨,我们的位置是在北纬8857'45"。按照计划,我们今天要跨过89大关,也就是说走完路程的一半,然后将有飞机来补充给养,并有记者来采访。然而,天却越来越阴沉,风也越刮越大,并且飘起了小雪,打在脸上,针扎似的。冰情也越来越坏,起伏很大,冰堆如山,裂缝纵横,破碎得很厉害。经过一番艰苦行进,到下午我们已经接近了89,正在高兴之际,鲍尔却突然紧张起来,他爬上了一个高高的冰山,向远处张望了一阵子,回头告诉我说:你看到那条黑色的乌云带子吧,那就是Watersky(即水色天空),我们已经走到剪切带了?那乌云就是海水蒸发而成的。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先到前面去探探路。说完便匆匆而去。

  不到一刻钟,只见鲍尔从冰山丛中左冲右突,急驰而回,还未到跟前,就喊了起来:不好!我们已经陷在剪切带里了,冰层破碎厉害,运动很急,北面向东,南面向西,随时都有裂开的可能,我们的处境很危险。必须赶快后撤!大家一听,心都凉了半截。我们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全身的力气,好不容易来到89,又要后撤,那沮丧的心情是可理解的。但是鲍尔的态度很坚决,大声吼道:再不后撒,我们就会全军覆没!看来没商量的余地,于是,队伍马上掉头往后。大家吃惊地发现,我们刚刚踩出的脚印早巳漂移得无影无踪了,这才感到问题的严重,同时也钦佩鲍尔的高明。这时,只听到周围的冰层挤得嘎嘎作响,眼看着在我们的面前就堆起了一道冰障。这种情况下,队员们一个个慌忙撤离。我和雪橇刚刚翻过冰堆,脚下的海水便哗哗地喷了出来,当时,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,惊讶?着急?庆幸?还是怕死?只觉鼻子一酸,眼泪再也控制不住,只好赶紧回过头去,迎着刺骨的北风,把涌出的泪珠冻住。

  那天晚上,我们在北纬885745的地方安营扎寨,撤回的直线距离差不多有4千米。晚饭的时候,鲍尔告诫大家说,这一带有北极熊,他在前面看到了它们的脚印,要大家睡觉时提高警惕。另外,因为我们的位置离剪切带还相当近,冰层很不稳定,很容易出现裂缝,所以黑夜千万注意,一旦冰层裂开,要赶快起来逃命。

   就这样,那一夜是在沮丧、难过、痛苦、忧虑中度过的,谁也不知道,我们是否能冲过这一关;谁也不知道,我们还能否活着回去。

   果然,第二天醒来一看,营地的旁边出现了一条很大的裂缝。有一只海豹从水里探出头来,远远地往这边张望。这是我们在北极冰上所看到的唯一活物。在那个冰雪世界里,天上没有飞鸟,地上没有小草,连个小虫子也没有,除了我们十几个和20条爱斯基摩狗之外,完全是一个死寂的世界。正因为破碎带中有海豹出没,所以才招来了北极熊。这对队员们的生命构成了另外一种潜在的威胁。虽然北极熊害怕爱斯基摩狗,听到狗的声音或嗅到狗的味道它们会远远躲开,但是我们在行进当中,距离往往会拉得很远,驾驶雪橇的当然可以不必担心,但落在后面的队员就会遇到危险,万一有头北极熊从冰堆后面窜出来,恐怕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它的熊掌,那就必死无疑。值得庆幸的是,我们并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,这大概也是毛主席保佑的结果吧?

   4月30日,我们沿着剪切带的南缘,往东走了很久,终于找到了一条由浮冰构成的通路,便以最快的速度穿了过去。回头望去,那条可怕的乌云带已被我们甩到了身后。再一次死里逃生,大家都深深地舒了一口气。


一瞬间的儿童睡前故事:(2):

  很多都怕蛇。俗话说:一朝被蛇咬,三年怕草绳,可见蛇是多么可怕。不管谁,只要被毒蛇咬一口,若不及时抢救,便会很快死去。

  据科学家们观察,毒蛇咬人时的速度快如闪电,十分惊人。

  当它看准目标时,头部向前急落,猛咬一口,从毒腺中排出毒液,然后将头回复到原先的位置,这一系列冲击动作,总共只需要四分之一秒时间。

  可见,若是在荒山野岭中,一个人靠近毒蛇时,生死只有一瞬间。

  这里要说的,是有一个人,跟一条毒蛇睡在一个被窝里整整十二个小时,硬是凭着自己的智慧与毅力,终于死里逃生了。

  在南美洲的西北部,有个哥伦比亚共和国。在这个国家里,有一大片热带丛林。1957 年 8 月,美国工程师道格拉斯和他的助手马尼埃,受当地政府的委托,到丛林中考察。

  道格拉斯四十多岁,满脸大胡子。马尼埃比他小十来岁,还是个小伙子。

  道格拉斯像个大哥哥,处处照顾着他这位助手小弟弟,这天早晨,他从自己的帐篷里爬起来,收起睡袋,就点燃火油炉做早点。七点钟,早点做好,他走进马尼埃的帐篷,喊他起来共进早餐,他看到马尼埃还躺在睡袋里,可是眼睛却睁得大大的,好像要对道格拉斯说什么,但又显出没法儿说的样子。

  道格拉斯心里打了个格登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他走近马尼埃,而马尼埃却愤怒地瞪着他,似乎不许靠近他。道格拉斯站住了,朝马尼埃的头慢慢儿看到他的脚。他猛然发觉,马尼埃的睡袋里,有一只鼓鼓囊囊的东西,在一起一伏地蠕动着。他只觉得头皮发麻,猜想那蠕动着的,也许是一条大蛇!

  道格拉斯盯着马尼埃,两手比划着,在问马尼埃:是一条大蛇吧?马尼埃一看他那手势,上眼皮一垂,意思说,老兄,你猜对了!

  道格拉斯见马尼埃眼皮一垂,顿感毛骨悚然。天哪,一条蛇,跟他的好兄弟睡在一个被窝里,该怎么救他呢?

  道格拉斯闭上眼睛,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然后他睁开眼,弯下腰,屏住气,仔细观察起来。他从睡袋的形状判断,这是一条大蛇,该是昨天晚上游进帐篷,并且神不知、鬼不觉地钻迸了马尼埃的睡袋里。看样子,这条蛇现在正睡着,它蜷成一团,盘在马尼埃的肚子上面。哎,难怪他不敢说话,又不能动弹啊。因为他肚子稍微动一下,将蛇惊醒,它就会立即伸出头咬人。

  如果这是一条无毒蛇,也许只是受些惊吓。如果是条毒蛇呢?马尼埃只要被它咬上一口,就会一命呜呼。而在这热带丛林里,剧毒的蝰蛇到处出没,现在盘居在马尼埃肚子上的。很可能就是蝰蛇啊。想到这儿,道格拉斯不由心惊肉跳,深深为马尼埃的生命担忧了。

  道格拉斯多次到过热带丛林,也不止一次碰到过毒蛇,可像今天这样的事,还是头一次碰到。他知道,惊恐和焦急是无济于事的。眼前只有想个办法,把这可恶的大虫,从马尼埃的睡袋里赶出来。

  道格拉斯默默地站着,脑海里在紧张地盘算着,怎样才能既不碰着它,叉不发出响声,而又要将它赶出来呢?

  道格拉斯想到了个好主意。他轻手轻脚走出帐篷,取出自己那枝双筒猎枪,装上子弹,然后像偷袭敌人似的,趴在地上,匍匐前进十几米,在马尼埃的睡袋前停住了。他伏在地上,仔细观察着睡袋里那隆起的怪物,端起枪瞄准着。他想靠自己的射击本领,仅仅将蛇时死,而不伤着马尼埃的皮肉。

  道格拉斯瞄准着,他那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地抖动着。在扣动扳机前,他看了看马尼埃。天哪,这时的马尼埃眼睛发亮,额头汗珠直滚。不用说,他在警告道格拉斯:危险,千万别这样干!

  一看马尼埃的眼神,道格拉斯将平端着的猎枪放下了。他再冷静地想想,是啊,自己无法判断蛇的准确位置,如果冒冒失失地开一枪,不仅会误伤人,万一惊动蛇,它会立即咬人,那将更可怕。道格拉斯想罢,又悄悄倒爬着,退出帐篷,放下猎枪。

  道格拉斯一计未成,又生一计。他在帐篷外把沾着水珠的树枝点着了,将冒出来的浓烟装进一只塑料口袋里,然后又在一块石头上刷刷刷地磨刀。他准备用烟熏法,将蛇从睡袋里熏出来。而躺在睡袋里的马尼埃,听到他折树枝的劈啪声,磨刀的刷刷声,真吓出了一身冷汗。因为他知道,任何响声,都会使蛇发怒。而蛇一发怒,他将成为第一个被攻击目标。此刻,他与蛇同在一个睡袋里,蛇要攻击他,只是一瞬间的事。

  马尼埃默默地叨念着,但愿道格拉斯用最明智的办法将蛇引出来,千万莫用笨办法。而偏偏在这时,道格拉斯一手揭着一只半胀的塑料袋,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刀走了进来。马尼埃一见他这样,心里真是急死了。但他不说话,连那只一直伸在睡袋外的手,也不敢动一下,来做个手势。他只好通过他那双眼睛,来表达他紧张的心情,竭力告诉伙伴千万别干这蠢事。可道格拉斯并不理会,他自以为是,依然小心翼翼地实施他的援救计划。

  道格拉斯跪在睡袋前,仔细看了看睡袋折痕,选定了一个部位,然后一手提着袋角,一手用刚刚磨得很锋利的刀刃割将下去。他轻轻地,手儿抖抖地割着,足足割了 45 分钟,总算割出一条小口子。他把里料袋口对准这小口子,用双膝夹着塑料袋,直往塑料袋里挤浓烟。他将袋里浓烟挤完,又轻手轻脚爬出去,再装一袋浓烟进来,想把大蛇熏出来。

一瞬间的儿童睡前故事:(3):

   每年6月,在夏季正式到来的前一个夜晚,我们家都要举行一个一年一度的传统仪式,庆祝夏季的到来。我们让孩子们拿着碗去采集大自然中预示夏季即将到来的东西。他们把碗放在屋前的门廊里,然后我们一起去散步。等我们回来时,我们发现仙女们已经在碗里盛满了圣代冰淇淋。
   我记不得这个传统是怎么形成的。我想大约是数年前当我跟孩子们讲述仙女的故事时偶然想到的。但从那时起,它就成了我们最喜爱的仪式之一。
   仙女们什么时候来?6岁的安娜去年整个6月都在问,激动地期盼着,与此同时,9岁的吉姆对于仙女及圣诞老人等哄孩子的把戏已渐渐有所领悟。傍晚来临时,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又是眨巴眼睛又是咯咯地笑。他说如果在我们散步的时候,爸爸或妈妈忘了什么事情要回家一趟的话,他会理解的。
   眨巴,眨巴。
   他又宣布说,或者,在我们散步时爸爸或妈妈可能需要开车去办点事。
   嘿,嘿。
   吉姆已是一切都想明白了。或者他自以为如此。夜幕降临了,绚丽而宜人。孩子们采集着树叶和小草,捡拾着鹅卵石和浆果、树枝和已死的昆虫。
   我们把他们的碗放在屋前的门廊里,然后转身去散步。走到半路,我抱怨说我忘了带钥匙,得回去取一下。吉姆会心地咧嘴一笑。
   噢,等等,我又说,找着了!我不用回去了!当我们继续朝前漫步时,吉姆开始感到有点困惑。
   快到家时,我警告孩子们仙女们可能还没来过,我们可能需要再转转。吉姆似乎松了一口气。是的,他说,仙女们可能还没来过。
   可当我们回到门廊时,所有的碗却都在我们原来放好的位置上,满满地装着圣代冰淇淋。
   天真的安娜满心欢喜,可吉姆却惊呆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原先得意的神情已一扫而光。他抬起头看看我,看看他爸,又看了看左邻右舍,惊诧不已。
   仙女们肯定来过,当我们坐下来享受美味的冰淇淋时,吉姆结结巴巴地说,也许真的有奇迹?
   整个晚上吉姆都不说话。我亲了亲安娜和他,说了声晚安!并掖好他们的被子。可凌晨两点,吉姆爬到了我身边。妈,他悄声说,我睡不着。你得告诉我,妈,你是怎么做的?
   当一个孩子到了9岁时,对他直截了当的提问,你必须直截了当地回答。所以我告诉他我是请了一位邻居帮的忙。等我们去散步时,她就溜到我们家把碗给换了。吉姆听后咯咯地笑了,并感谢我告诉他究竟是怎么回事。然后拥着进入了梦乡。
   就在那时,就在那一刹那,我也相信奇迹了。

一瞬间的儿童睡前故事:(4):

   每年6月,在夏季正式到来的前一个夜晚,我们家都要举行一个一年一度的传统仪式,庆祝夏季的到来。我们让孩子们拿着碗去采集大自然中预示夏季即将到来的东西。他们把碗放在屋前的门廊里,然后我们一起去散步。等我们回来时,我们发现仙女们已经在碗里盛满了圣代冰淇淋。
   我记不得这个传统是怎么形成的。我想大约是数年前当我跟孩子们讲述仙女的故事时偶然想到的。但从那时起,它就成了我们最喜爱的仪式之一。
   仙女们什么时候来?6岁的安娜去年整个6月都在问,激动地期盼着,与此同时,9岁的吉姆对于仙女及圣诞老人等哄孩子的把戏已渐渐有所领悟。傍晚来临时,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又是眨巴眼睛又是咯咯地笑。他说如果在我们散步的时候,爸爸或妈妈忘了什么事情要回家一趟的话,他会理解的。
   眨巴,眨巴。
   他又宣布说,或者,在我们散步时爸爸或妈妈可能需要开车去办点事。
   嘿,嘿。
   吉姆已是一切都想明白了。或者他自以为如此。夜幕降临了,绚丽而宜人。孩子们采集着树叶和小草,捡拾着鹅卵石和浆果、树枝和已死的昆虫。
   我们把他们的碗放在屋前的门廊里,然后转身去散步。走到半路,我抱怨说我忘了带钥匙,得回去取一下。吉姆会心地咧嘴一笑。
   噢,等等,我又说,找着了!我不用回去了!当我们继续朝前漫步时,吉姆开始感到有点困惑。
   快到家时,我警告孩子们仙女们可能还没来过,我们可能需要再转转。吉姆似乎松了一口气。是的,他说,仙女们可能还没来过。
   可当我们回到门廊时,所有的碗却都在我们原来放好的位置上,满满地装着圣代冰淇淋。
   天真的安娜满心欢喜,可吉姆却惊呆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原先得意的神情已一扫而光。他抬起头看看我,看看他爸,又看了看左邻右舍,惊诧不已。
   仙女们肯定来过,当我们坐下来享受美味的冰淇淋时,吉姆结结巴巴地说,也许真的有奇迹?
   整个晚上吉姆都不说话。我亲了亲安娜和他,说了声晚安!并掖好他们的被子。可凌晨两点,吉姆爬到了我身边。妈,他悄声说,我睡不着。你得告诉我,妈,你是怎么做的?
   当一个孩子到了9岁时,对他直截了当的提问,你必须直截了当地回答。所以我告诉他我是请了一位邻居帮的忙。等我们去散步时,她就溜到我们家把碗给换了。吉姆听后咯咯地笑了,并感谢我告诉他究竟是怎么回事。然后拥着进入了梦乡。
   就在那时,就在那一刹那,我也相信奇迹了。

一瞬间的儿童睡前故事:(5):

  1872年的一天,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个酒店里,斯坦福与科恩围绕马奔跑时蹄子是否着地发生了争执,斯坦福认为,马奔跑得那么快,在跃起的瞬间四蹄应是腾空的。而科恩认为,马要是四蹄腾空,岂不成了青蛙?应该是始终有一蹄着地。两人各执一词,争得面红耳赤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于是两人就请英国摄影师麦布里奇做裁判,可麦布里奇也弄不清楚,不过摄影师毕竟是摄影师,点子还是有的。他在一条跑道的一端等距离放上24个照相机,镜头对准跑道;在跑道另一端的对应点上钉好24个木桩,木桩上系着细线,细线横穿跑道,接上相机快门。


  一切准备就绪,麦布里奇让一匹马从跑道的一头飞奔到另一头,马一边跑,一边依次绊断24根细线,相机转接拍下了24张相片,相邻两张相片的差别都很小。相片显示:马奔跑时始终有一蹄着地,科恩赢了。


  事后,有人无意识地快速拉动那一长串相片,奇迹出现了:各相片中静止的马互相重叠成一匹运动的马,相片活了。电影的雏形经过艰辛试验终于成熟了。


  留心生活的每一瞬间,坦诚己见,并为之争执、理论,适时求助、探究,也许重大发现就在眼前。

一瞬间的儿童睡前故事:(6):

  很多人都怕蛇。俗话说:一朝被蛇咬,三年怕草绳,可见蛇是多么可怕。不管谁,只要被毒蛇咬一口,若不及时抢救,便会很快死去。

  据科学家们观察,毒蛇咬人时的速度快如闪电,十分惊人。

  当它看准目标时,头部向前急落,猛咬一口,从毒腺中排出毒液,然后将头回复到原先的位置,这一系列冲击动作,总共只需要四分之一秒时间。

  可见,若是在荒山野岭中,一个人靠近毒蛇时,生死只有一瞬间。

  这里要说的,是有一个人,跟一条毒蛇睡在一个被窝里整整十二个小时,硬是凭着自己的智慧与毅力,终于死里逃生了。

  在南美洲的西北部,有个哥伦比亚共和国。在这个国家里,有一大片热带丛林。1957 年 8 月,美国工程师道格拉斯和他的助手马尼埃,受当地政府的委托,到丛林中考察。

  道格拉斯四十多岁,满脸大胡子。马尼埃比他小十来岁,还是个小伙子。

  道格拉斯像个大哥哥,处处照顾着他这位助手小弟弟,这天早晨,他从自己的帐篷里爬起来,收起睡袋,就点燃火油炉做早点。七点钟,早点做好,他走进马尼埃的帐篷,喊他起来共进早餐,他看到马尼埃还躺在睡袋里,可是眼睛却睁得大大的,好像要对道格拉斯说什么,但又显出没法儿说的样子。

  道格拉斯心里打了个格登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他走近马尼埃,而马尼埃却愤怒地瞪着他,似乎不许靠近他。道格拉斯站住了,朝马尼埃的头慢慢儿看到他的脚。他猛然发觉,马尼埃的睡袋里,有一只鼓鼓囊囊的东西,在一起一伏地蠕动着。他只觉得头皮发麻,猜想那蠕动着的,也许是一条大蛇!

  道格拉斯盯着马尼埃,两手比划着,在问马尼埃:是一条大蛇吧?马尼埃一看他那手势,上眼皮一垂,意思说,老兄,你猜对了!

  道格拉斯见马尼埃眼皮一垂,顿感毛骨悚然。天哪,一条蛇,跟他的好兄弟睡在一个被窝里,该怎么救他呢?

  道格拉斯闭上眼睛,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然后他睁开眼,弯下腰,屏住气,仔细观察起来。他从睡袋的形状判断,这是一条大蛇,该是昨天晚上游进帐篷,并且神不知、鬼不觉地钻迸了马尼埃的睡袋里。看样子,这条蛇现在正睡着,它蜷成一团,盘在马尼埃的肚子上面。哎,难怪他不敢说话,又不能动弹啊。因为他肚子稍微动一下,将蛇惊醒,它就会立即伸出头咬人。

  如果这是一条无毒蛇,也许只是受些惊吓。如果是条毒蛇呢?马尼埃只要被它咬上一口,就会一命呜呼。而在这热带丛林里,剧毒的蝰蛇到处出没,现在盘居在马尼埃肚子上的。很可能就是蝰蛇啊。想到这儿,道格拉斯不由心惊肉跳,深深为马尼埃的生命担忧了。

  道格拉斯多次到过热带丛林,也不止一次碰到过毒蛇,可像今天这样的事,还是头一次碰到。他知道,惊恐和焦急是无济于事的。眼前只有想个办法,把这可恶的大虫,从马尼埃的睡袋里赶出来。

  道格拉斯默默地站着,脑海里在紧张地盘算着,怎样才能既不碰着它,叉不发出响声,而又要将它赶出来呢?

  道格拉斯想到了个好主意。他轻手轻脚走出帐篷,取出自己那枝双筒猎枪,装上子弹,然后像偷袭敌人似的,趴在地上,匍匐前进十几米,在马尼埃的睡袋前停住了。他伏在地上,仔细观察着睡袋里那隆起的怪物,端起枪瞄准着。他想靠自己的射击本领,仅仅将蛇时死,而不伤着马尼埃的皮肉。

  道格拉斯瞄准着,他那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地抖动着。在扣动扳机前,他看了看马尼埃。天哪,这时的马尼埃眼睛发亮,额头汗珠直滚。不用说,他在警告道格拉斯:危险,千万别这样干!

  一看马尼埃的眼神,道格拉斯将平端着的猎枪放下了。他再冷静地想想,是啊,自己无法判断蛇的准确位置,如果冒冒失失地开一枪,不仅会误伤人,万一惊动蛇,它会立即咬人,那将更可怕。道格拉斯想罢,又悄悄倒爬着,退出帐篷,放下猎枪。

  道格拉斯一计未成,又生一计。他在帐篷外把沾着水珠的树枝点着了,将冒出来的浓烟装进一只塑料口袋里,然后又在一块石头上刷刷刷地磨刀。他准备用烟熏法,将蛇从睡袋里熏出来。而躺在睡袋里的马尼埃,听到他折树枝的劈啪声,磨刀的刷刷声,真吓出了一身冷汗。因为他知道,任何响声,都会使蛇发怒。而蛇一发怒,他将成为第一个被攻击目标。此刻,他与蛇同在一个睡袋里,蛇要攻击他,只是一瞬间的事。

  马尼埃默默地叨念着,但愿道格拉斯用最明智的办法将蛇引出来,千万莫用笨办法。而偏偏在这时,道格拉斯一手揭着一只半胀的塑料袋,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刀走了进来。马尼埃一见他这样,心里真是急死了。但他不说话,连那只一直伸在睡袋外的手,也不敢动一下,来做个手势。他只好通过他那双眼睛,来表达他紧张的心情,竭力告诉伙伴千万别干这蠢事。可道格拉斯并不理会,他自以为是,依然小心翼翼地实施他的援救计划。

  道格拉斯跪在睡袋前,仔细看了看睡袋折痕,选定了一个部位,然后一手提着袋角,一手用刚刚磨得很锋利的刀刃割将下去。他轻轻地,手儿抖抖地割着,足足割了 45 分钟,总算割出一条小口子。他把里料袋口对准这小口子,用双膝夹着塑料袋,直往塑料袋里挤浓烟。他将袋里浓烟挤完,又轻手轻脚爬出去,再装一袋浓烟进来,想把大蛇熏出来。

一瞬间的儿童睡前故事:(7):

  1872年的一天,在国加利福尼亚的一个酒店里,斯坦福与科恩围绕奔跑时蹄子是否着地发生了争执,斯坦福认为,马奔跑得那么快,在跃起的瞬间四蹄应是腾空的。而科恩认为,马要是四蹄腾空,岂不成了青蛙?应该是始终有一蹄着地。两人各执一词,争得面红耳赤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于是两人就请英国摄影师麦布里奇做裁判,可麦布里奇也弄不清楚,不过摄影师毕竟是摄影师,点子还是有的。他在一条跑道的一端等距离放上24个照相机,镜头对准跑道;在跑道另一端的对应点上钉好24个木桩,木桩上系着细线,细线横穿跑道,接上相机快门。


儿童故事网     蜀ICP备2022017070号-2    www.917do.com      Sitemap    Baidunews
法律声明:如有侵权,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。E_mail:ybzzkj  126.com